• 习近平总书记关切事|一诺一青山
  • 发布时间:2021-03-12
    文档来源:新华网
  • (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指引下——新时代新作为新篇章·习近平总书记关切事) 

    一诺一青山 

      新华社北京3月11日电 题:一诺一青山 

      新华社记者李勇、王金涛、周文冲

      春风又起,植树节到来。此时的中华大地上,一抹抹新绿正由南向北铺陈开来。

      党的十八大以来,习近平总书记每年都参加首都义务植树活动,多次谈到造林绿化的重大意义。“中华民族自古就有爱树、植树、护树的好传统。众人拾柴火焰高,众人植树树成林。”“造林绿化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事业,要一年接着一年干,一代接着一代干,撸起袖子加油干。”

      今年3月12日是我国新森林法颁布后的第一个植树节,当我们欣赏美丽春色时,那些坚守平凡岗位造林、护林、兴林的“绿色使者”,正像一缕缕春风,悄悄吹绿大地。

     

      在神木市锦界镇圪丑沟村,陕西省神木市生态保护建设协会会长张应龙在森林防火瞭望台上观察(2020年5月27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 刘潇 摄 

      追梦 

      【镜头一:“千年秀林”拔地起】

      这里,是河北雄安新区“千年秀林”。

      油松、栾树、银杏、国槐等组成的丛林,生机盎然。

      它们,是一片指向千年大计的年轻森林,也是未来雄安新区的重要生态缓冲区。

      2017年11月13日,“千年秀林”9号地块栽下第一棵树。到2020年底,雄安新区总造林面积已达41万亩,树木达200多种。

      【“绿色使者”的承诺】“从塞罕坝到雄安,我要复制同样的奇迹!”

      我是雄安集团生态建设公司的高级业务主管黄雪晨,今年32岁。

      我来自塞罕坝,对森林充满了感情。2012年,大学林学专业毕业后,我到塞罕坝机械林场总场千层板林场担任施工员、技术员,成为第三代塞罕坝人。

      三代塞罕坝人用青春、汗水甚至血肉之躯,在茫茫荒原上造林115万亩,筑起为京津阻沙涵水的“绿色长城”,成为“生态文明建设范例”。

      2017年4月1日,设立雄安新区的消息传遍大江南北。怀揣梦想,满怀激情,我从塞罕坝雄赳赳气昂昂地转战到雄安新区准备大干一场。我想把自己所学的知识和在塞罕坝的工作经历,全部投入到新区建设中。

      在雄安新区,我参与了10万亩苗景兼用林、2018年秋季造林、2019年造林等项目。先植绿、后建城,是雄安新区建设的一个新理念。如今在雄安这片热土上,绿色发展理念深入人心。

      现在,随着树木增多,森林里野鸡、野兔、刺猬常见了,就连多年不见的小蜥蜴也回来了。我的青春,有幸见证了“千年秀林”拔地而起。

      塞罕坝50多年持续造林浇灌出万顷林海,在雄安,我们也要继续复制这样的奇迹,实现自我价值。

      【记者手记】塞罕坝位于河北省北部,曾是茫茫荒原。半个多世纪以来,三代塞罕坝林场人建设了百万亩人工林海,成为守卫京津的重要生态屏障。

      塞罕坝精神受到了习近平总书记的高度评价:“全党全社会要坚持绿色发展理念,弘扬塞罕坝精神,持之以恒推进生态文明建设。”他还强调,要“为子孙后代留下天更蓝、山更绿、水更清的优美环境”。

      如今,不少和黄雪晨一样的年轻造林人,正在塞罕坝精神鼓舞下,追逐着为大地添绿的青春梦想。

      接力 

      【镜头二:春风吹绿江两岸】

      这里是重庆市江津区大圆洞林场。

      溪流绕于群山,八方鸟儿说唱。云山雾海,层峦耸翠,溪水叮咚作响,在山的那一边汇入长江。

      放眼望去,从重庆江津城区沿长江溯流而上70多公里,绵延着大圆洞国有林场近3000公顷的山林。

      【“绿色使者”的承诺】“父亲种下树,我和儿子来守护!”

      我是重庆市江津区大圆洞林场的护林员代小林,今年54岁。

      我是林场长大的孩子,天天看山林,可怎么也看不够。

      从小我就跟着父亲上山玩,他教我认各种树。他说,给我取名“小林”,就是希望我能看护好这片林子。

      17岁,我接过父亲手里的割草刀,在林场上班。

      天一亮就起床,除了吃饭,其他时间都在林子里转,巡山。

      一个人在山上时,我就跟树说话:“要好好长高,要快点长大啊!”自己亲手种的树,就像自己孩子一样。

      林场的人不怎么好找媳妇。谈朋友的时候,我就在山上写情书寄给她,8分钱寄一封,写了一年多。

      后来生了儿子,他现在也是护林员。他上山护林,我和老伴就帮他带娃。

      现在,我三岁半的小孙子也喜欢树。每次他上山,都缠着我带他钻林子。他跟在我身后捡树枝,就像我当年跟着父亲一样。

      【记者手记】在长江上游地区,森林肩负着涵养水土、筑牢生态屏障的重担。近年来,重庆市对长江重庆段实施系统生态保护与修复,三峡重庆库区水土流失面积相比1999年减少了近一半。

      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提升生态系统质量和稳定性”。

      今年,重庆市启动“两岸青山·千里林带”建设,计划用10年左右时间营造林315万亩。成千上万像代小林祖孙三代一样的护林员,将继续行走在悬崖边、密林中,默默守护着这片绿。

     

      在神木市锦界镇圪丑沟村,陕西省神木市生态保护建设协会会长张应龙在观察长柄扁桃果实生长情况(2020年5月27日摄)。新华社记者 刘潇 摄 

      共生 

      【镜头三:塞北沙地披绿装】

      这里是陕西省神木市沟掌村,位于我国四大沙地之一的毛乌素沙地。

      风吹过樟子松林地,一片“簌簌”声。

      18年前,这里几乎找不到一棵树,沙丘连着沙丘,一望无际。

      而今,这片曾由风沙长期“统治”的地盘,已被开出一片片绿洲。

      【“绿色使者”的承诺】“一个坑一个坑地挖,一棵苗一棵苗地种,定要在这风沙统治的地盘开出万亩绿洲!”

      我是陕西省神木市生态保护建设协会的会长张应龙,今年58岁。

      2003年,我刚开始种树那会儿,风沙大,推出一条路,一晚上就被沙子全埋了。忙活几个月,连一棵紫穗槐都没种活。

      投进去种树的300多万元几乎花完了,可啥效果也没见着。家里人劝我别干了。可树种不活,我不甘心。

      我总结,不能自己闷头干,于是就四处请教专家。一位中科院专家告诉我,在沙地种树要先保水,种树成活率才能高。

      我这才上了路。先种沙蒿“固沙保水”,再种紫穗槐“固氮”,保水保肥过后,最后种樟子松,终于种活了。

      现在,我还试种了葡萄、花楸、蓝靛果等经济作物。地里还长出了野蘑菇。我请专家来看了,说是野生牛肝菌、羊肚菌,品质好、量又多,进林子随手就能摘一大捧。这可是个大产业!

      还有个好消息:沙层有黏性了,这是植物产生的腐殖质对沙地的改造。这里的生态正在一点点地良性发展。

      【记者手记】今年全国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指出:“统筹山水林田湖草沙系统治理,这里要加一个‘沙’字。”

      随着生态修复工程的持续实施,陕西全省1570万亩沙化土地得到治理。在毛乌素沙地,数百万亩流动沙地披上绿装,塞上风景换新颜。

      生态的持续改善,也回馈着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们。告别了风沙之苦,地里的收获越来越多,未来的日子更有奔头。(参与采写:王晓曈、姜辰蓉、李华、高博、曹国厂)

附件下载: